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冰城馨子驿站

热爱生活.创造生活.享受生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清明节,我为天国里的父母做本相册  

2016-04-03 17:35:00|  分类: 清明节,为父亲做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清明节,我为天国里的父母做本相册 - 冰城馨子 - 冰城馨子驿站

清明节,我为天国里的父母做本相册 - 冰城馨子 - 冰城馨子驿站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清明节,我为天国里的父母做本相册

文/图翻拍  天华


是一年清明节。在父亲离开二十五年后,母亲去和父亲团聚了。让人不敢相信的是我们永远也见到双亲了,因为至今我梦到父母时还都是过去的生活情景。


因为远离家乡,所以每年的清明我都会以自己的方式来为父亲祭奠。写一篇怀念的文章,听一曲家乡的歌曲,翻看一下父亲留下的老相册,回味那曾经的日子。而今年的清明更加的不同,生我养我的母亲不在了,每次打开手机看她最后的音容,听她最后模糊不清的叫我的名字,我都不禁泪水涟涟。


后天就是清明节了,我不能回到家乡为父母扫墓了,找出珍藏着的父亲自己做的老相册,一页页、一片片地翻拍着,那些过去的岁月像放电影一样从我的脑海里回放着,那种怀念就更加的刻骨。

 

父亲生前有个爱好,就是喜欢照像。而且他特别细心,竟然保存下来了从自己三、四岁一直到少年、青年、中年、老年各个时期的照片。父亲一生朴素节俭,他最奢侈的一件事就是照像,让我记忆最深的是六十年代初他去上海出差时,在照像馆里拍的“京剧古装照”。姐姐上班后就在照像馆工作,记得父亲总是给她讲拍照的姿势不能死板,他单位的好多工作照拍的就是那种随意性的,现在看来父亲拍照的观念还是很超前的。

 

总在想,父亲没有赶上数码和网络时代,是个很大的遗憾,就让我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为天堂里的父母做一本网络相册吧。爸爸,妈妈,送你的这本相册里的照片你看到了吗?和你在一起的爷爷、奶奶、二叔、二婶、三叔、三婶、老叔也看到了吧?这些是你保存了多年的照片,是我们一家人生活的印迹,也是你一生的生活轨迹,我们都珍藏着呢,我们永远都不会忘记你们,您就放心吧……


清明节,我为天国里的父母做本相册 - 冰城馨子 - 冰城馨子驿站

 

清明节,我为天国里的父母做本相册 - 冰城馨子 - 冰城馨子驿站

从父亲童年照片里你可以看出,父亲童年时家境很不错的,当时爷爷是经商的,但父亲14岁时爷爷因被骗一气这下就病逝了。当时上有瘫痪在床的母亲,下面的三个弟弟最小的只有11个月,父亲用他稚嫩瘦弱的双肩担起了一家5口人的生活。他和二叔靠砍柴拾破烂、跑小买卖和给人抄帐本养家糊口。右面的这张照片,我想应该是父亲十几岁时拍的,那棉大衣还清楚地看到破了的洞。

清明节,我为天国里的父母做本相册 - 冰城馨子 - 冰城馨子驿站

断断续续念过三年书的父亲一有时间就跑到一家私塾的窗外去听课,那位老先生被他渴望求知的精神打动,破例免费让他在私塾旁听。虽只半年的时间,却为父亲一生从事文字和数字工作,直至成为一名全国优秀统计师打下了基础。

清明节,我为天国里的父母做本相册 - 冰城馨子 - 冰城馨子驿站

 父亲是建国前参加革命的老干部,据说他当时在农会当秘书,这完全是因为他爱学习苦钻研有关的,这几张老照片就是他当时在农会时拍的。

清明节,我为天国里的父母做本相册 - 冰城馨子 - 冰城馨子驿站

 父母好像是五十年代初带着一家老小从老家保康来到东北林区的,每次在北京上大学的三叔回来都是全家人团聚的日子。中间这张全家福是奶奶六十六岁生日时拍的,第二年她就病逝了。

清明节,我为天国里的父母做本相册 - 冰城馨子 - 冰城馨子驿站

 父亲兄弟四个,现在他们哥四个在天堂里团聚了。

清明节,我为天国里的父母做本相册 - 冰城馨子 - 冰城馨子驿站

 现在看来,这些当年的留影是多么的珍贵!拍这些照片时,还没我呢,上面是姐姐和哥哥。

清明节,我为天国里的父母做本相册 - 冰城馨子 - 冰城馨子驿站

 各个时期的家庭照,都是在我家的老屋。我们在那住了二十多年,从上面我被妈抱在怀里,一直到下图父亲已经当了姥爷。

清明节,我为天国里的父母做本相册 - 冰城馨子 - 冰城馨子驿站

 这是父亲老年与孙女、孙子、外孙的合影。我们家虽然只有哥哥一个男孩,但父亲一点不重男轻女,他这辈子最喜欢的就是孙女,记得得他没太娇惯过我们,但对孙女那是绝对的一百个听话。从他对孙女的宠爱中,真的感受到了父亲的一腔柔肠。

清明节,我为天国里的父母做本相册 - 冰城馨子 - 冰城馨子驿站

 父亲一生中大多数时间从事统计工作,文革前他就是喜桂图旗(牙克石建市前称旗)统计局长。文革期间统计局撤销后又恢复,他仍担任统计局长。他发明的“统计分析”就是用数字来说话,给领导当参谋,受到国家统计局的表彰,被立为统计战线的标兵单位,当时全国各地很多统计部门前来学习经验,记得他多次在家招待来学习的人。

清明节,我为天国里的父母做本相册 - 冰城馨子 - 冰城馨子驿站

 这是文革期间父亲下放到盐务站工作时的照片。当时盐站里除了老头就是一个女的,没有所谓的造反派,所以父亲很幸运地躲过了那场灾难。记得他发明了把散装盐进行包装,而且是带着职工一起干,有时我和哥姐也去帮助刷个浆糊什么的。由于盐务站的院子很大,喜欢绿化的父亲就带着职工们种树栽花,后来盐务站成了全省绿化的先进单位。

清明节,我为天国里的父母做本相册 - 冰城馨子 - 冰城馨子驿站父亲多次参加全国人口普查工作,并都担任着主要的领导工作。右面这张照片是市里的记者来家给拍的,后来在市文化馆的一个成果展上这张照片放了好大挂在展室里,当时我是这个展览的解说员,真是很为父亲骄傲。

清明节,我为天国里的父母做本相册 - 冰城馨子 - 冰城馨子驿站

 父亲好像什么都研究,他除了撰写他大量的统计分析材料外,还写过侦探小说,离休后他专门去了甘肃进行饲养奶山羊的考察。父亲很早就提出了“杜绝用方便筷子”的建议,他临终前还在写着一篇统计分析的建议,手里一直紧紧地握着钢笔。

清明节,我为天国里的父母做本相册 - 冰城馨子 - 冰城馨子驿站

这是1963年父亲去上海时拍的古装照片,相当时尚了。

清明节,我为天国里的父母做本相册 - 冰城馨子 - 冰城馨子驿站

这张照片是从玻璃砖下拿出来的,色彩已经改变了,但还依稀可以看到我家后院从一楼到楼上爬满的啤酒花藤,这都是父亲自己种的,离休后父亲在房前屋后种树种花,饶有兴致地打理着。就是在他走的那天上午,还在这个小院子里种花。

清明节,我为天国里的父母做本相册 - 冰城馨子 - 冰城馨子驿站

应该说,父亲的一生,充满了坎坷,也取得了很大的成就。他是充实与幸福的,因为他永远都有着自己做不完的事情。

清明节,我为天国里的父母做本相册 - 冰城馨子 - 冰城馨子驿站

 父亲一直是以工作为第一的,家务事几乎都落在了母亲一个人的身上。

清明节,我为天国里的父母做本相册 - 冰城馨子 - 冰城馨子驿站母亲17岁嫁给父亲,当时奶奶病卧在床,三个年幼的弟弟。在家的独生闺女进门就承担起了一家人长嫂的重任。为三个弟弟娶媳妇,供一个弟弟上了大学,为了侄子的工作她又提早退休让侄子接的班。这是母亲年轻时与同事、朋友、妯娌的合影。
清明节,我为天国里的父母做本相册 - 冰城馨子 - 冰城馨子驿站母亲做了一辈子的会计工作,父亲工作忙,很少做家务,家里有大事小情几乎都落在了母亲一人身上,稍有点空闲,她就是织毛衣,花样翻新,我很小织毛衣就是受母亲的影响。记得中年的母亲很少有笑容,那时我们都很怕她,好像当了姥姥奶奶后,她才变得开朗了一些。

清明节,我为天国里的父母做本相册 - 冰城馨子 - 冰城馨子驿站

母亲从六十六岁患脑血栓,一直病了快近二十年,多次住院,也几次病危,但她非常坚强。尽管晚年几乎不能自理,甚至也不太认人,但多数时间她都很安静很听话,直到悄无生息的离开。

清明节,我为天国里的父母做本相册 - 冰城馨子 - 冰城馨子驿站这张家庭合影应该是父亲最后一个生日的留念,也是家人最多的一次合影。

清明节,我为天国里的父母做本相册 - 冰城馨子 - 冰城馨子驿站 这应该是父母最后的合影,父亲离开时只有六十四岁。右面的这张照片是我与父亲最亲近的一个留念。

清明节,我为天国里的父母做本相册 - 冰城馨子 - 冰城馨子驿站清明节里,深深地缅怀着天国里的先人们。。。心植一缕香,遥祝远方。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5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